吃团子的蜜蜂🐝

(❁´ω`❁)

【喻黄叶】掌心中的你❤️ (上)

#日常艾特cp@uchiha团子(考研中) 

#经历过重重debuff_| ̄|○

#我终于码好了上集?

****请看_(:з」∠)_

CP取向:

鱼👉🏻叶【喻叶】

黄👉🏻叶【黄叶】

(虽然还没有写到w)


#我总觉得,它不会辣么快完结qaq


#ooc,bug-欢迎提出w


———蜜蜂的目录w


正文。


〜*〜☆〜†〜☆〜†〜☆〜†〜*〜〜*〜☆〜†〜☆〜†〜☆〜†





1.

“这位戏子长得真好看”

这是黄少天看见这位艺名为“栖虞”的戏子时,第一个在心中出现的句子。

这位戏子脸上打了薄薄粉底,却白得如初雪一般,白皙的肌肤没有为他带来一点病弱的感觉,在灯光的照射下反而有点东方白玉的感觉。

眼角那一抹艳红为他清秀的脸庞带来了一丝的妖艳。原本可爱的下垂眼活生生的被那一抹眼影拉出向上的弧度,小巧精致的鼻子也被打上阴影,显得更为立体。

就宛如东方和西域的混血。

黄少天听着他唱剧,一路感叹着他的外表,原本还在上下以目光来扫描他时,突然,那一双黑如浓墨的瞳孔深深的吸引着他。

就好像是有人从他记忆里就是一直唱着歌,到现在他终于走到了用着慵懒声线说话的述说者所在的位置,那种喜悦,那种感觉,是自己失而重得的感觉。

琥珀色的眸眼对上如黑夜般深沉的瞳孔,两双同样平静如河水的眼睛互相注视着对方,黄少天越看越沉迷因为这个人和别的人不同,他是如同他一般的,充满故事的人。

表面上黄少天是一个开朗活泼,没啥心机的人,不过作为一个独占鳌头的军阀统领者,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与他可爱外貌不同的是如冰一般的心,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还有,如狮子王一般有着统领者的气场。

那种威风凛凛,那种懂得紧握机会的敏锐,是别人无法企及的。


2.

台上的栖虞还一直的唱着剧,黄少天看的,听的却不是他的样貌和声音,因为里面最深处的感情根本就不到位,黄少天注重的是他眼睛里比人高一截的冷漠,落寞。

“啧啧啧,戏子无情戏子无情。”

黄少天单手托着腮帮子,右侧靠着椅子的扶手,修长的腿翘起,在上的脚还在一甩一甩的。

当戏剧唱到尾声,黄少天立马坐正,他身旁低着头的下属勾了勾唇,微微向前一步,粉红的薄唇吐出几个温润的音节

“要包下他吗?”

黄少天挥了挥手,大气凛然的说

“当然,我可是对他挺有感觉的说”

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手枪,向天花板上的灯泡们一射,其中一个位处正中央的灯泡在枪声一路瞬间爆破,掉落的碎片闪闪发亮,其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录像机混在里面,颜色...

黑的犹如刚刚那个人的瞳孔。

黄少天穿着军装,用手抓了把自己金灿灿的头发,之后就用手指夹起了一块碎片,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一个袋子,上面缝了一块绿油油的叶子,只是叶的纹路是用金色的丝线所编织。

他把碎片装进去,然后一扔,袋子就飞到了已经伸出手的下属上,黄少天手指在空中转了转

“把它一同拿去吧”

下属只是微微屈身,叹了一声“嗯”就走了。

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在房间内继续坐着,然后一下子提高自己的脚,狠狠的踏下去那些碎片。

“卡擦卡擦”

一滴血慢慢滴落在碎片上。

“废物”


3.

走出了门口的下属脱下自己的帽子,流利的套着袋子上的绳子,转啊转啊。一头中分的蓝发和他样子一样,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只是嘴角上的一抹微笑为他带出了一点匪气。

喻文州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用一条上面缝了一只鱼的毛巾包着。之后他脫下自己身上的軍服,露出了最里面的白衬衫和黑色长裤,眼中带着淡淡的厌弃看了看手上的衣服,最后一下子扔去角落,刚好盖着躺在暗角里的男人,身形和喻文州差不多,只是脸上全是伤痕,身上更染满鲜血。

把衣服扔走之后,喻文州的心情突然变得好多了,他眼中的厌弃慢慢变成愉悦和幸福,一想到待会要去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原本已经上挑的嘴角弧度变得更大了。

踏着轻快的步伐,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拿着充满爱意的自家制甜品,脸上还是一脸平静的喻文州终于到了一间房间面前。

他伸出自己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在门上敲了敲。

“在吗,我进来了”

“嗯”

慵懒又优雅的声音从内传出,喻文州心中大喜,推开门,看着那个坐在镜子前的男人,圆滑的指头拿着一把檀木制成的梳子,卸下了沉重的头饰之后,一头乌黑如墨的青丝沿着脖子蜿蜒下来,几条调皮的头发弯曲跳到男人的面前,只见男人眼中有着无奈,然后就把几条头发梳回后面。

“美,真是美。”

无论看多少遍还是欲罢不能的喻文州在心中感叹道,正当他脸上带着微笑发呆时,叶修的声音再一次传出

“文州,你...干嘛呆着那里”

“啊...啊,没事,前辈,我来帮你卸妆吧”

喻文州还摇了摇手上的东西,眼利的叶修看见包着盒子的布片上缝着一条鱼,心知那就是他平常常吃的甜品。

喻文州拿了过去给叶修,叶修把盖子打开,用银勺子轻轻的舀了一口滑嫩嫩的鸡蛋布丁,充满幸福的吃了下去。

刚好在为叶修整理头发的喻文州看见了叶修的小舌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勺子,他忍俊不禁“噗嗤”的笑了出来,却迎来了叶修的一记白眼。

喻文州轻柔的抚在叶修的发丝上,声音放柔的说

“嘛,明天我载你来的时候,再给你一个好不好,不要吃那么多,嗯?”

叶修被喻文州故意的“嗯”给苏到了,喻文州看着因为自己故意的尾音而脸红耳热的叶修,从喉咙又吐出几声低音笑声,像似情人们在耳边呢喃,呼出的热气而足以让发烫的耳朵更添一丝绯红。

然而,有某些东西,还是一点温度也没有。


4.

喻文州在叶修卸妆完毕之后,被他请求拉他去某一个地方,看着月朗星稀的夜空,看着刚被雨水洗条过的大地,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可是当他看着叶修眼里的祈求时,终是软下心肠,让他坐上自己的车,然后在前面拉着他走。

“就当是散步吧,和叶修散步。”

一路无言,途中景色转换,从无人的大街到崎岖的小路,再从曲折的小径到幽静的森林。最终停在一个空旷的悬崖边上,叶修的声音再次响起

“麻烦你了,我自己在天亮前就会下去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正想转身离开时,却想起了黄少天在他临走时,让他给叶修的袋子。

他歪着头想了想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在确认是对叶修无害的玻璃渣时,喻文州走上前,从左胸拿出袋子,递给了叶修说

“这个是某个军官给你的”

叶修拿着袋子,两只葱白的指头轻轻的捏了袋子一下,听见里面摩擦的声音,又见到袋子上缝着的图案,眼眸暗了暗。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喻文州,指尖把玩着袋子说

“这个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懂观察对方细微年的喻文州感觉到叶修语气的冰冷,内心深处有点苦涩如同火山爆发般开始涌现出来,没想到自己这么久的陪伴还是无法捂热这块石头。

尽管内心有什么想法,喻文州脸上还是要保持着自己一贯的微笑

“我...我在地上捡的,刚好那位军官和他的下属在不远处,我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可是他们没有发现不见了袋子”

叶修定睛的看着喻文州,过了几秒后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转个身说

“好吧,明天见吧”

“嗯”

喻文州推着自己的车子,一步一步的走远开来,以他极高的敏锐性和听力,他感觉到叶修吹了个口哨,然后有些东西从天上飞了过来。

“应该是一只鹰吧,拍翼引起的风声,嗯...”

再仔细的声音喻文州再也听不到,因为他已经走到通往大街的小径,在途中他踏在一块枯叶上,放下了一封信就走了。一个通体黑色的男人从后走来,向喻文州走的方向敬礼,然后低下腿,拿起了那封信就走了。

刚被雨水冲刷的泥土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的足迹,除了刚刚叶修和喻文州一起来的车轮迹和一些颜色较浅,明显属于喻文州的脚印。

再无其他。


5.

转眼间,破晓将至,原本寂静的城市开始苏醒,人们开始新一轮的工作,微风吹过,新鲜出炉的面包香气蔓延整座城市,一点一点的声音开始响起。

黄少天漫无目的的走在自己的地盘上,看着在自己统领之下变得越来越好的城市心感安慰,不过想起了昨天一出门就发现自己的下属比人打到血肉模糊、头破血流,原本的好心情瞬间被毁。

突然黄少天仿佛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怀表打开来看看,怀表的一面是一张古旧的相片。相片上两个年轻人,一个笑的温柔,一个笑的肆意,眼睛有着点点星光,名为梦想,名为光明。

看着差不多到午餐的时间。黄少天“啪”的一声盖起怀表,大步流星的走去他平常吃的餐厅,而旁边刚好经过了一辆手拉车,拉车的人和车上的人完美的错过了他。

当黄少天吃饱之后,正想拿出电话让下属开车接他回去时,他看见了昨天听剧的那个戏子,刚想走过去,车子就停在他面前,一个熟悉的脸容从拉下的窗门露出。

黄少天看见样子之后,脸上带着的笑容瞬间凝固,只听见一声

“少天,上来谈谈吧。”



tbc.


#欢迎留下观看后感想w


#就算是个句号也好www




#我...我滚去温习了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