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团子的蜜蜂🐝

(❁´ω`❁)

【all叶】掉落人间的水精灵w【水滴】

-每日一感谢团子w @uchiha团子 

-我很久没更新了......(土下座

~此文又名【轮回只为爱上你】【大气循环】【千百次擦肩而过】

~文里面的故事有些有写出来哦~

-我每一天回到家就是做功课qaq

-在学校待到很晚才回家,然后做功课做到该睡觉的时候😂

-明天还要测验、问书qaq 我还没有温习qaq



蜜蜂的目录w


*#文的预警

-只吃甜饼的请往左拐!请往左拐!🙈

-这里是一只只写虐文的🐝,甜饼偶尔掉落
-这只🐝很有毒
-看文请三思


-ooc?bug?
-欢迎提出www

-ok?
-start(●°u°●) 」




A1.(水精灵联盟众人(?)x人类叶修)
“我昨晚夜观星象,今天我们有大事发生啊”

王杰希摸了把不存在的胡子

头一点一点的对着联盟众人说

黄少天玩着水里面的气泡,再看向王杰希

“真的吗?真的吗!为什么你这么的肯定呢!队长队长你觉得可信吗?可信吗!还有大事是什么?大事是我们可以出去了吗?去闯闯天空了吗!!!”

周泽楷在这个时候抬起头

看着被水模糊的天空小声的说了一句

“天空...想去...找梦...前辈”

江波涛看见队长说话了,跟着说

“队长的意思是他想出去,想要找到梦中的前辈,因为最近队长梦到了一些不属于他自己现在的经历”

“另外,最近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可能这就是大事吧”

喻文州听了轮回二人说的话之后

手托下巴,微微抬起头看向那耀眼的太阳说

“梦啊...如果大事真的是可以离开这里,也不错”

他看回联盟众人然后露出一个很和善的笑容

“来吧,我们去好好准备吧”

肖时钦和张新杰同时推了推眼镜

就回自己的房间收拾收拾

张新杰在回房间之前走去韩文清旁边

低声的说了句话

韩文清也点了点头之后

头也不回的转身回去自己的房间

江波涛看着这个情况眯了眯眼,低头不语

周泽楷看见自家队员沉默不语(简直自己上身)(bushi)

于是跑去问

“什么事...”

江波涛对周泽楷笑了笑

“没什么队长,看来我们已经不用收拾了,你看”

江波涛指了指天空

“水已经开始蒸发了,大事应该开始了,对不对王队”

王杰希听到江波涛叫他,转个身看向他

“嗯,对啊,所以再见了,去寻找梦中的人”

之后王杰希的身体开始透明

江波涛看着这情况

“要蒸发了呢,有缘再见了,王队”

王杰希看着随后赶来的联盟众人那逐渐透明的身躯

“有缘再见”

2.
王杰希再次醒来的时候

发现他旁边多了一个水晶球

他拿起水晶球

放在阳光下照着

突然水晶球爆发一阵强烈的光芒

带着他飞向那个坐在海边吹着海风的叶修

王杰希顺着水晶球的飞行轨迹

成功的飞到叶修的脸庞旁

他情不自禁的摸上去

摸了叶修那张在阳光之下略显红润的脸蛋

叶修:诶?怎么突然下雨了

在他伸出他的恶魔之手摸着叶修时

水晶球飞到叶修的额头上

突然就融进了他体内

王杰希看着那个水晶球融了进去吓了一跳

顾不着摸叶修的脸庞,赶紧跑去看看叶修有什么不同

当他碰到叶修的额头

脑海之中“咔嚓”了一声

仿佛有什么破掉了

他张开双眼

看见的是同样张开了眼的叶修

那漆黑的瞳孔反映出他的身影

王杰希像着了魔的伸出手

“王杰希,我和你说个事实呗,你眼里拥有万千星辰”

叶修微微侧向王杰希的方向

单手托着下巴

在星光的洗礼下

叶修的脸庞线条越发柔和

王杰希看的心都融化了

他摸上叶修柔软舒服的头发

“不,我眼中没有万千星辰,我眼中只有我生命中最大的一颗星”

王杰希双手托着叶修的脸

让他只看着自己的双眼

“看到没,我眼中的星辰---叶修”

叶修看着王杰希的眼睛

灰蓝色的眼睛倒映着叶修微红的模样

正当王杰希想要更进一步时

有一只手向他的方向伸出

王杰希顿时惊醒

摇了摇头,眨了眨眼看向周围

周围依旧是那一片蔚蓝的海洋

海鸥在天上飞翔着

到处只有鸟鸣和微风微微拂過

他看向叶修喃喃自语道

“叶...修”

两字一出

一瞬间他的身体变得虚幻

慢慢融进了空气之中

影影约约可以听到

“为什么...”

然后那人抬头看向空中

“嗯...”

3.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

突然发现他们已经不在自己的房间

喻文州看向周围人群拥拥

仔細思考了继续在这里呆着的利弊之后

很愉快的决定离开这里

黄少天眼利的看见喻文州有意离开这里

于是便跟着喻文州走

他们走着走着

走到了一棵大树下

树下叶修摇摇欲坠的挨着树干

“就是他了,去吧,去触摸他,别再错过”

当喻文州和黄少天看到叶修时

他们下意识的慢慢飞了过去

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树叶

将光斑洒落在他的脸上

在他们飞的同时

两人看见这幅场景

他们心中多了一个熟悉感还有一丝微妙的感情

惹人苦恼,令人注意

“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这些感情到底是什么!”

黄少天烦躁的想到

越来越烦躁的他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

当他的手指碰到叶修时

一瞬间脑海里仿佛烟花绽放

全白一片

然后画面一转

黄少天发现自己在一条河里面

观星看月亮

玩鱼数泡泡

完全没有一个人来

突然

有一个人掉进河里

黄少天立刻游过去救他

“诶诶诶诶诶!这个不是刚刚在树下看见的那个人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黄少天把他扛在肩上

上岸

再放下他

叶修的呼吸已经非常微弱

黄少天也顾不得其他

赶忙为他渡气

---此处省略救治过程,包括一个人工呼吸---

许久之后

黄少天将头埋进叶修胸里

感觉到他还有心跳之后松了一口气

当他想要叫醒叶修的时候

突然之间叶修睁开眼睛

黄少天吓了一跳,立刻退后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

看见的是黄少天一头黄毛和他红红的耳朵

叶修轻笑一声

“呵”

黄少天闻声一转身站起来看向叶修

然鹅w

站起来的时候黄少天不小心绊倒河边的一块石头

他扑倒了叶修身上

石头:请叫我助攻小神石w

黄少天一无所措的躺在叶修上面

叶修看着黄少天如此无措

扶了扶额,无奈的说道

“快起来,别压着我,好辛苦”

黄少天立马坐了起来

叶修没被压着之后也坐了起来

动一动身体确定没受伤之后

他就站了起来,往森林方向离开

黄少天看见叶修离开

身体自然的伸出手抓住叶修

说了一句

“留下来...给我讲故事!”

叶修呆了一呆,反应过来之后挨近黄少天耳朵低声说一句

“是不是一千零一夜啊,河神大人”

黄少天双目震惊,抓住叶修双肩

“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眯着眼睛,笑了笑

“我叫...叶修”

之后空间突然崩塌

碎片开始消融

黄少天捂着双眼

口中低语着“叶修”二字

然后他也随之消失

一个声音说两个字

“再...见”

4.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在触碰叶修之后突然消失了

小心翼翼的向叶修前进

打算在观察多一会儿的时候才继续行动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慢慢的向叶修那边进发

最后在触碰到他的时候

喻文州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透明

环境也开始转变

不再是刚刚叶修休息的大树下

而是一片漆黑的环境

喻文州看着这里,想要动一动身体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活动范围有限

于是他就闭目养神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在他来到了这里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体力消耗突然变多

过了一段时间,喻文州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

包围着他的东西突然裂开了一块

他向着那个位置游出去

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蛇,一条水蛇

之后喻文州接受现实的生活了一段时间

直到他成年之后

水蛇妈妈和他说他该去找他自己的伴侣时

要把他向左边扔过去的时候

一直乖乖听话的喻文州对着水蛇妈妈说

“我要去右边的水塘”

水蛇妈妈歪了歪头想了想

水蛇爸爸突然在水蛇妈妈后方出现说

“让孩子去吧,这可能是他对命定之人的感应呢~”

之后喻文州就很愉快的被水蛇爸爸一个尾巴甩到右边的水塘

自此喻文州在那里定居了

直到有一天

喻文州无聊的躺在塘底看太阳

突然心脏“扑通扑通”比以前跳的更快

于是他游了上去

看到了一只垂耳兔在喝水

喻文州定睛一看,看见兔子胸前有一个印记

那是一个黑色的心心印记

喻文州顿时惊喜无比

“!!!很好...我找到你了,别想跑出我世界^^”

之后喻文州开始发挥自己与生俱来的腹黑和聪明

准备了很多个坑让叶修兔跳下去

他一直按着自己本子上所记录的行程

咬他的尾巴,在他注意到自己的时候一击必杀—告白,之后缠着他让他不能逃脱

最后的最后

喻文州使出了苏苏的声音让叶修深深的爱上他

然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生命终有终结的时候

更何况是跨越种族的恋爱

到最后

兔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窝在蛇的怀里慢慢变得和蛇一样体温

一样的冷

兔子在最后的时候和蛇说了一句

“下辈子我来找你啊”

话毕,蛇里面的灵魂突然被身躯弹了出来

喻文州浮在空中看着那个在兔子身体中出来的灵魂

“嗯...记得来找我”

之后声音和身体一样随风消逝在这里

回到了天空之上



5.
韩文清和张新杰是在收拾好东西之后

打算出去找众人的时候

视线一转

他们已经不再在那片小水塘

张新杰看了看周围

发现他们正处于一个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在他们面前是一家茶楼

雄伟壮观,富有古代特色的一家茶楼

它的名字挺特别

就叫卿楼

*“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

韩文清耳边突然响起这一句古话

他转头看向周围说

“谁,谁在说话,别装神弄鬼,快出来”

原本喧鬧的茶楼变得万籁俱寂

这样更加方便让韩文清找到声音的来源

他定睛一看

看见一个坐在二楼窗边的少年人

那个少年人托着腮帮子

双眼充满着愉悦

韩文清看着那熟悉的容貌,轻到说

“你...是谁?”

那个少年人笑了笑说

“你猜~”

然后他站了起来

走下楼梯站在韩文清面前

伸出他那只洁白无瑕的手

“来,跟我来吧”

韩文清看着少年人的笑容,神情恍惚了一下

回个神来

他已经将他满是薄茧的手放在少年人的手中

“唔...真软,就像那个人一样”

…那个人?

还不容他多想

少年人已经来着他往清流街走去

经过空无一人的花街

他们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楠枫(小倌馆)

少年人没管韩文清的阻止

依旧拉着他一直向前

走过空无一人的大厅

经过无声无息的客房

最后走上那条熟悉的楼梯

推开那道在楼最高处的大门

霎时间

白光大盛

原本紧握着他手的人不知何时放手

韩文清他眯了眯眼

待适应了那刺目的白光

他睁开眼睛看向周围

入目的是一个酷似自己的人正在打那个带他来这里的年轻人

“他”把年轻人压在床上

四目相对,两人耳鬓厮磨

韩文清正向向前细看时

发现画面一转

两人相互拥抱

额对额唇对唇

互相交换唾液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条长长的银丝在两人分离的嘴中出现

原本温情的气氛被它带来了丝丝色情

韩文清退后了一步

画面又转

浴血的二人站在满是尸体的宫殿内

滴血的长刃

寂静的环境

剑面反射出绝望的两人

此时少年人开口了

“来吧,好久没有和你决斗了,现在请尽全力来战斗吧老韩”

“如你所愿”

那看似平静的声音内充满痛苦

话音一落

战斗随之触发

韩文清看着两人战斗的情景

一时之间

身体不由自主的冲了上前

妄图将他们分开

只可惜剑比人更快

待韩文清刚好触碰到两人的身体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把剑插进那个人的胸膛

在血溅出来的同时

红色的光模糊了他的视线

同时脑海一痛

韩文清再次睁开眼

他已身处一座全部由冰组成的宫殿

从脚底升起的寒意让他有种坠入深海的错觉

冰冷、压抑、绝望……

所有负面的情绪压得他无法呼吸

冰凌折射出的寒光,就像无数把利刃

狠狠刺痛着他的心

他……他在哪里?

突然在他身后一直紧闭着的门有了动静

韩文清向后一看

这...这不是“自己”吗?

他看着“自己”走去中间那冰棺旁

双手颤抖地摸上冰棺

他原本锐利的双眼在看向冰棺时多了一份柔软一份深爱

他轻轻的描着棺中人的样貌

低声的把这些年他经历过的事一一道出

最后韩文清看着老人的瞳孔开始涣散

快要不行的时候说了一句

弥留之际,他突然笑了

他低下头,小声地在在那人的耳边说了一句


“叶修,下辈子哥哥再带你去捉蛐蛐儿”

“你是!...”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完

就被无情驱赶了回忆...

整个空间瞬间变黑

韩文清冷静的看着自己慢慢消融

思想却是刚刚那一切似真似幻的回忆

“有趣...”

“当然”

6.
张新杰和自己队长来到卿楼面前

还没有等他仔细观察周遭环境

他发现韩文清不见了

同时他看见自己来到了一座古堡

放眼望去,尽是残垣断壁

一只乌鸦站在被藤蔓缠绕的铁闸上

整体冷色调的搭配

不时传出的尖叫声

无一不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张新杰慢慢走上前推开大门

“吱呀”一声

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而来

“咳咳”了两声

用手打散了眼前的灰尘后

张新杰从门旁的小桌子上拿了一盏油灯

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张新杰附近约4米的范围

入眼的是满佈尘埃的家具

张新杰避过地上的破洞慢慢前进

在脑海中仿佛有一股声音在指引他向古堡的最深处进发

他拿着油灯缓步前进

走在一条挂满油画的走廊

每一幅画里的人都是同一人

只是脸上带着不同的表情

还有画里的背景各有不同

有满是阳光的花园加上爽朗的笑容

有宁静无比的海边配上慵懒的表情

同时也有破旧的城堡和空洞绝望的眼神

张新杰越看心里的不安感也慢慢的涌现出来

直到他走到了走廊的最尾

那一道不同于古堡破旧不堪的门

它非常的干净,完全没有破损

张新杰用手推门

可是门如同坚固的城墙般纹风不动

完全没有缝隙可以看看里面的情况

在张新杰放手之际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同时闻到微微的血腥味

“嘎吱”门开了

张新杰顾不着自己手上的小孔

他推开大门

拿着油灯向前前进

这是一间挺普通的房间

里面没有桌椅没有衣柜和床等家具

只有正中央默默的放着一副棺木

张新杰仿佛听到召唤

慢慢的向前走去

把手放在棺木盖下陷的地方

刚刚好可以容下张新杰的手掌

应该说...是完美配合

不多不少不窄不宽

有一阵吸力从棺木传出

将张新杰的血液经手指上的小孔吸出

然后棺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张新杰把自己的手拔出

然后因为力的缘故

他坐在地上看着那个棺木红光大盛

盖移到一边去了

张新杰缓了缓口气

看向棺木里先是躺一个样貌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那个男人长着两只獠牙

皮肤白皙,常年不照阳光那种

张新杰摸了摸下巴想“看来...他是吸血鬼呢”

“滴答滴答”旁边的闹钟指着早上7时,那个男人醒了

张新杰坐在地上 

快进看着那个男人(吸血鬼)的日常生活

因为他发现他们两好像不在同一个时空

张新杰不可以触摸到男人包括他的棺木,只可以看着

起床,吃早餐,出外,工作完回来,健身,晚餐,洗漱时间,睡觉

日复日年复年,一成不变,像极个机械人一样

直到有一天男人带来了一个男孩,穿着破烂的传道士服

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只看到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那个男人意外的为了孩子微微打乱了他日常生活

在那一场不变的地方中仿佛多了一丝人情味

他们一起平凡的生活,一起睡在他的“床”

后来男孩成了男人

生活似乎不再平凡

两人情縤暗生,之间的关系慢慢的变了质

再后来

吸血鬼发现自己救回来的小兔崽子依旧和教会有联系

再再后来

小兔崽子背叛了吸血鬼

最终吸血鬼将小兔崽子转化成自己的下僕

强制性的让他陷入长眠

而他也因为心累而一同长眠

张新杰看完这个“日常生活”之后

内心多了一丝悲凉

他站了起来走近棺木

看见的只是两具骸骨

一具身穿西装的揽住了一具身穿传道士服的

看着这个场景

仿佛回到了当时尚未变质的生活

那一段无忧无虑的生活

张新杰伸手凌空放在骸骨的上面

“再见...”

身躯开始变得透明

在一瞬间张新杰站着的地方变得清凉

而那里再没有他的身影

7.
周泽楷是突然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改变了

他原本还在收拾东西的时候

发现自己房间的家具全部不见

看了眼周围

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来到了一个花园

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向花园中央的长椅走去
直到他走到了距离长椅越三四米的地方之后

身体才停止继续前进

坐在草地上

目光定格在在长椅睡着的男孩

然后“周泽楷”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画板

对着男孩在画画

而周泽楷则是看着“自己”在沉迷于画画里面

突然

男孩醒来

他看向正在画画的“自己”

“自己”脸红耳赤,口齿不清的在解释自己在干什么

男孩听完“周泽楷”解释之后笑的很开心

带了他去他自己的秘密基地

而周泽楷一直看着事情发展

没有一丝的违和感,只有淡淡的熟悉感

还有快乐和心底里那些少到可以完全无视的哀伤、心痛

渐渐他了解更多关于那个男孩的事情

他叫叶修

叶修有着一双下垂眼

他眼里蕴藏着很多事情,情绪

想让人去看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一眸一笑,那紧皱的眉头

周泽楷全部都想拥有

他沉溺于这样的美好

他越来与渴望接触那个像天使一般的男孩

叶修的一切令他完完全全着迷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周泽楷看着背对着他的那个人

“即使他看不见也听不见”

头上的呆毛一摇一摇的

“尽管我摸不到,我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痴迷的看着那个在看水上波纹的人

一直...一直陪着他

我...能吗

周泽楷的呆毛摇来摇去到最后慢慢的蔫了下去

刚好叶修转个头看向周泽楷的方向

他看见周泽楷的呆毛蔫了下去,笑了笑说

“怎么了,干嘛不开心”

周泽楷听见叶修问他

他看着叶修坚定的说

“你会一直陪伴着我吗”

叶修听到这个答案时顿了一顿

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周泽楷会说这句

不过想了想之后

他微微笑着对周泽楷说

“嗯”

伸出他的手

“我会陪着你”

周泽楷握着叶修微颤抖的手

“约好了”

叶修和周泽楷相对而笑

“嗯”

然后画面一转

周泽楷在一间昏暗的画室里

他慌了

“叶修?!叶修?!”

周泽楷左看看右看看

“在哪?你在哪!”

最后定格在画室最中央,那个最显眼的画板

他着急的跑向画板面前

一把拉开盖在画布上的油布

“......”

这是叶修?

笑的灿烂的叶修

这里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

那个花园...

那么叶修到底去了哪?

周泽楷眼利的看见地上有一点点血液

他顺着血液走

走到了楼上某一间寝室

浓烈的血腥味令人无法忽视

周泽楷按捺着心底的不安

伸出颤抖的手推开房门

一开门就发现“周泽楷”闭着眼抱着脸色惨白的叶修睡在床上

原本雪白的床单被二人的血液染红

周泽楷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他跌跌撞撞的跑去床边

急切伸手去确认那个面色惨白再无呼吸的人就是叶修

可当他快要触碰到时

“周泽楷”睁开双眼,带着温柔和懊悔对着怀里的人说

“我好后悔……如果……如果能多了解他一点的话……我们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

周泽楷无言以对

突然前一秒还对着怀里人说话的“自己”转个头看着他

苍白无力的手抓着周泽楷

语带哭腔的说

“你...一定要找到他,不要给他跑了”

周泽楷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尽力...”

“嗯,再见,一定要,找到他”

“啪”一声

空间碎裂,周围漆黑无比,唯独周泽楷在发亮

他亲眼看着自己被分解

在分解的最后

脑海徘徊的是他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情景

那个少年天使般的睡容

8.
孙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中

还要作为一个仙人掌立在沙漠正中央

他正想开口说话时

孙翔看见远方寸草不生的岩石地有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人正向这个地方走来

沉重的斗篷在这个没有一丝微风的沙漠中无风自动

让人在远处也能感受到他的强大

孙翔提高警觉,警惕的看着那个黑衣人

那个人...实力很强大,可是在害怕的同时,里面居然带有了一丝熟悉?!

这丝熟悉让他更加地留意着那个人

一步...两步...快...快走到中央了

在孙翔快看见那个人的庐山真面目时

那个人“啪嗒”一声,倒地昏迷了

孙翔:???

他看着面朝地下的男人

第一反应是哎,感觉脸好痛

第二反应是啊啊啊啊,那个人倒在地上了,快去救他

保持着这个想法的孙翔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

“扑”一声的把自己从泥土中跳了出来

一蹦一跳的跳到那个黑衣人面前

他看着自己的仙人掌(手)

站在原地想了想

假如我一下拉他起来

他会不会被我的刺刺伤

孙翔歪了歪头,蹬了蹬脚

最后暴躁的说

“哎不管了,救人要紧”

在他把手伸向黑衣人的时候

脑内弹出很多想法

“究竟为什么要救他”

孙翔在脑海里自问自答

先不论心里那一点的熟悉感

帮助别人也是必须的

对他

尽管是舍命营救也是注定的

孙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下

原本坚定伸向黑衣人的手顿了一顿

他看着倒地的人,想了又想

决定站在他身旁,为他挡挡太阳

中暑的人只要在阴凉地方休息一下就会好了吧?

孙翔默默叨念着小学健康教育科的内容

果然过了一会儿之后

那个黑衣人动了动

孙翔看见他有动静时

他转身看向黑衣人

只见黑衣人shen吟一声

一只手捂着头

另一只手撑在地上供力给自己坐起来

孙翔看着黑衣人转头注视着他

然后伸出他那只骨节分明,因为长时间不受日照而显得有些苍白的手

碰了他身上的尖刺

尖刺在他手上刺出血珠

一滴一滴地跌落在地上

可是那个人好像没有知觉一样

依旧默默的看着孙翔

孙翔亲眼看着黑衣人微开薄唇

用沙哑的声音说着

“是你吗,我的仙人掌”

“我来接你回家啦”

“这一次不会再说你不可爱了”

语音一落

黑衣人拿开他的帽子

露出了他一头白发

与以前相比眼角多了点皱纹

眼神里少了点锐气

多了些沉稳

他声音一颤一颤地继续说

“我...很想念你”

在看到他的容颜时

孙翔心脏开始快速的跳动

在他说想念他的时候

时间瞬间停顿

太阳不再熾热

空气不在流动

孙翔只见自己身体多了些变化

他...变回人形了

在变回人形的第一时间

他双手捧着叶修的脸

依依不舍的摸了一把之后说

“我...也想念你”

霎时间

眼前所有事物转为尘土融入沙漠之中

而孙翔也被太阳蒸发

成为空气中的水分子

“啊...啊...这就是命啊”

9.

在房间收拾行李的肖时钦

看着整理的七七八八的房间

于是很愉快的决定先让自己休息一会儿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去沙发面前

然后一下子的“扑”坐在软软的沙发上,闭上眼睛把眼镜脱下

塞进自己衣服前的袋子,闭目养神

在肖时钦快要陷入深深的睡眠时

突然身体落空,一个下坠

他完完全全的清醒了

从袋子里拿出眼镜,带上

看了看右边又看了看左边

最后捂着头,微微叹气“哎...”

一片漆黑你叫我看什么?!

之后肖时钦伸手在黑暗中乱划,想要凭着触摸观察一下环境

划了一会儿之后

他确定这附近没有任何的阻碍物后

拍一拍裤子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在他站起来的同时

“啪”一声,房间突然变得光亮

入眼的是一间堆满了人偶的房间

每一个人偶都看不清样子

唯一清晰的是他们鼻子以下的部分

他们的嘴巴有上扬的,有紧闭的

有张开的,也有被线缝着的

有的脸上点缀着晶莹的泪水

有被血染上鲜红的

也有带着健康的红润

人偶们也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

燕尾服、袍泽、白衬衫等

手上也拿着不同的物品

就好像穿着白衬衫的玩偶拿着一支画笔

穿着袍泽的玩偶拿着一把染血的长剑

人偶们身上穿的衣服,拿着的物品

风格都是来自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方

古代东方,魔幻西方,现代架空

肖时钦看着这一堆玩偶,刚想伸手去触摸他们的时候

突然有一个玩偶闯进他的视线

那个玩偶破破烂烂的

带着一副眼镜,是唯一拥有清晰脸庞的玩偶

肖时钦看得出它经常比人抱着或者触摸

因为它额角的棉花已经冒出头 

当做眼睛的纽扣也少了一个

玩偶的衣服和脸庞的布也带有一点点黄色

这玩偶也是有点年份了,已经有些发黄

肖时钦小心的把它捧着手心

用手指轻轻的温柔的摸着它的头

在摸的同时一丝丝熟悉感慢慢涌现出来

仿佛摸头这动作已经做过无数遍

一点点的记忆随着熟悉浮上脑海之中

他常常笑,脸庞很好捏

他爱看着自己制作玩偶

而且经常双手托着头,靠在窗边看向室内

看着自己,眼里带着浓烈,不能忽视的感情...

自己为了他做了一对玩偶

一只是照着自己的样子做的

带着眼镜,脸上有淡淡的笑容

另一只是按着他的相貌做的

软软的脸,叼著烟,双眼中带着点点星光...

“滴”

眼泪掉落在地上的微弱声音

在这个无声的房间中格外刺耳

将肖时钦从回忆中抽离

肖时钦摸着自己稍微湿润的眼眶和脸庞

低头看着被眼泪沾湿的玩偶

泪水在它脸上使它也仿佛在流泪

他眷恋的摸了摸“自己”

然后站了起来

向房间中央移动

最后在桌子上找到记忆中的另一只玩偶

那一只叼着烟的玩偶

之后肖时钦把两只玩偶放在一起

自己坐在椅子上

用放在桌子上的工具做一只玩偶

在制作的同时

以前的一点一滴都慢慢的回想起来

第一次亲吻—他们躲在没什么人的小巷,亲到忘我,到最后分离的时候,两人两色潮红,相对一眼之后齐齐笑了出声

第一次同床单纯睡觉—中间放了一个枕头作为分界线,只是到了夜深时分,肖时钦感觉怀里多了一个热源,到了明天早上一睁开眼睛看见的是自己深爱着的人的脸庞,被微微阳光照着,这一刻他多么想时间停止

第一次“月色真美”—肖时钦看着身下的人微红的脸庞,每一口呼出来的气都仿佛呼在他心上,迷离的双眼中满是和深爱的人结合的喜悦,肖时钦一个激动就继续努力的行动,听着那美妙的声音,只为他所发出的喘息

第一次分离—他们依依不舍的在家门口抱了一会儿,从太阳初升到挂在中央,最后在夜色涌现才说本应该在初升时出门的告别

第一次真正的生死别离—两人躺在床上,年老无力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最后他的爱人在肖时钦耳边说了一句“请一定要来找我,我叫...”

玩偶的最后一根线已经缝上,一个可爱的玩偶就在这个时候完成

周围一切事情开始淡化

肖时钦看着自己已经透明了一大半的身体

依依不舍的看着那个玩偶

“嗯,会找到你的,叶修”

“我叫叶修

是一只水精灵(?

在我被太阳蒸发在天空里漂浮时

我以为我可能会像之前那些水滴一样

变成了天空的云朵

最后变成乌云,下雨

然后不断的循坏

在循坏的过程会忘记自己前世的事情

可是

在我在天空漂浮了37天时

我发现我不会被蒸发了(???

嘻嘻~

那我可以实现我环游世界的想法了?

于是我便去了环游世界

一去便是几个世纪

我还记得我去了那儿哦~

来来来

现在和你说个挺悠长的故事

从前有滴水发现自己不会被蒸发

于是他跑去环游世界了

对了对了

在这儿说一下

他可是有一具具人类皮囊的哟

毕竟环游世界,还是接触到事物比较好w

他记得他首先去的地方是古代xx皇朝

那时他是一个世家公子

那一天他太空闲

然后就和他的朋友去了一间青楼

在那儿遇见了一个壮汉头牌

头牌诶!怎么可能是壮汉!

于是他对头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和头牌接触之后发现了头牌居然是自己的发小

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因为在以前他们曾经拥有过懵懂的心动

只是被家人阻碍了而已

现在再遇不是缘分吗(笑

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日子

吗?

不是

公子发现头牌其实是王爷

想要起义的王爷

起的正是他家所效劳的皇帝

在恋人和家族之中

公子选择了家族

因为他是长男

所以

他们成为了敌人

最后落得一个相爱相杀的结果

那滴水在古代的皮囊死了之后

他去了西方的国度

那里有吸血鬼,有精灵,有传道士

反正有很多不同的事物

这一次他附身在一个小传道士身上

这个小传道士是一个孤儿

不知道犯了什么错

而被教会赶了出去

最终他发现这个想法是错误的w

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

做个剧透党不好哦~

所以继续故事吧

这个小传道士被一只严谨的吸血鬼救了

之后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之中他们恋爱了

为它带来了一丝有趣

生活变得越来越好玩

然后突然有一天

吸血鬼出门了

抛弃了小传道师的教会找回了他

和他说

“你其实是被我们派去做任务的人,目标是把那只吸血鬼的始祖给杀了”

说完就给了一把银刀小传道士

“去吧,去完成你的任务”

最后小传道士的选择为这个生活添加了更多更大的乐趣

他选择背叛吸血鬼

可能是因为过于平淡的生活他已经厌倦了

又或者他有把柄在教会那里

再或者他只是仅仅的为了乐趣

没有人知道

反正故事的结尾是

吸血鬼转化了小传道士

然后大家一起沉入永恒的睡眠

之后那滴水滴去了动物世界那里玩

在那儿他做了一只兔子

在喝水的时候突然比一条水蛇情定终生

温温馨馨的过了一辈子

最后因为生命的差距

兔子在蛇的怀里和蛇融为一体

体温变得一样的冰冷

啊啦

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

哥可是要跑去抢boss

和你说一说最后的结局

还有那一滴水最后变成怎么样了

那滴水他一直轮回

轮回了八次之后

突然不再轮回了

他感受到第八次可能就是他最后一世

然后他就许了个愿

就是

“希望我可以变成人类,和他们在一起”

之后

他多了一世

那一世他完完全全忘记所有事情

可是也没有遇到他们

不过这样也挺好

没了记忆,也不会有悲伤”

叶修说完这么长的一段话之后

吸了口烟,叹了叹气

“哎,累死我了”

突然后面多了一对手

捏着叶修的肩膀

叶修把全身的重量压在身后人身上说

“怎么突然来了”

那个人轻笑一声

“转身看看,前辈”

叶修一个转身看向后面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回来了啊”


END.

-欢迎留言观看后感想w

评论(3)

热度(66)